行业新闻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我们憧憬的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部长宣言解读
信息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发布日期:2015-07-23      浏览次数:7855次

《我们憧憬的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
部长宣言(全文)

 

  我们负责林业的部长们,在联合国森林论坛(UNFF)第十一届会议高级别会议相聚,通过以下宣言:
  1.我们强调,所有类型森林和林外树木对实现包括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在内的可持续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作出了重要贡献;
  2.我们强调,超过16亿人口的生存、生计、工作和增收都依赖于森林。森林提供了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创造了机遇,应对了许多最紧迫的可持续发展挑战;
  3.我们强调,森林和森林可持续经营为整个地球上的生命和人类福祉提供了多重效益,同时认识到与自然和谐共存的重要性;
  4.我们重申对所有类型森林可持续经营的强有力承诺。所有类型森林的可持续经营对推动变革性改变和解决主要挑战,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减贫、经济增长和可持续生计、粮食安全和营养、性别平等、文化和精神价值、健康、水资源、能源生产、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防治荒漠化、减少沙尘暴、保护生物多样性、可持续管理土壤和土地、保护流域生态系统、减少灾害风险等;
  5.我们深刻关切许多区域的持续毁林和森林退化问题,国际社会必须致力于扭转这种趋势;
  6.我们强调,继续推动森林可持续经营理念,达成广泛共识,继续在国际和双边层面开展合作,推动森林可持续经营,消除造成毁林和森林退化的因素。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强森林治理、推动可靠的林权和利益攸关方参与等;
  7.我们欢迎各国和利益攸关方为推动所有类型森林的可持续经营付诸行动,包括土著人口和当地社区的共同行动以及基于社区的森林可持续经营;
  8.我们强调,主要群体和其他利益攸关方在实现全球森林目标中,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9.我们明白,拥有普遍成员和广泛授权的UNFF,在用全面和综合手段解决涉林挑战和问题,促进政策协调与合作,以实现所有类型森林和林外树木的可持续经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我们鼓励其他涉林论坛、倡议和进程与本论坛合作,推进森林可持续经营;
  10.我们明白,UNFF作为一个政策性论坛在推动森林可持续经营中的价值,并决定将国际森林安排延期。我们强调,必须充分挖掘并高效利用本论坛的潜力,促进合作与协同增效;
  11.我们欢迎其他论坛取得的涉林进展,特别是里约公约及其对森林可持续经营作出的持续贡献,并强调这些论坛与国际森林安排之间的合作与协同增效的重要性;
  12.我们确定,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应该在推动实现涉林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发挥关键作用;并认为,在2015年9月联合国峰会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时,应该考虑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
  13.我们强调,应该加紧行动,推动实现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目标,并为2015年-2030年建立更强、更有效的森林安排;
  14.我们负责林业工作的部长们承诺:
  (1)根据《联合国森林文书》,致力于推动实施森林可持续经营,充分考虑不同观点、方式、模式和工具,包括通过加强《联合国森林文书》的履行,并在国家、次区域、区域和全球层面采取行动,实现全球森林目标;
  (2)进一步确认我们对更强、更有效的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的承诺,并将为促进森林在全球可持续发展进程中起到关键作用而发挥领导作用,加强实施森林可持续经营,推动与包括主要群体在内的政策对话,促进所有涉林组织、公约和其他进程之间的协作、合作与协同增效;
  (3)推动将森林可持续经营和《联合国森林文书》中包括的承诺融入我们的减贫战略、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和跨部门政策,并与其他涉林倡议之间协同履行;
  (4)支持森林合作伙伴关系的工作,作为改进各级森林问题的一致性和协同增效的战略,推动将森林可持续经营适当融入森林合作伙伴关系成员组织的战略和计划;
  (5)采用跨部门方式,推动协作,通过协调一致的方式消除造成毁林和森林退化的因素,提高对森林产品和服务全部价值的认识和评价;
  (6)根据国家立法、政策和工作重点,视需要重新评估并改进涉林立法,加强森林执法,促进各个级别的良好治理,以推进森林可持续经营,为森林投资和打击并消除非法行为创造有利环境,促进可靠的土地使用权;
  (7)继续解决毁林和森林退化问题,促进可持续经营、合法采伐森林产出的林产品贸易;
  (8)采取有效手段推动所有类型森林的可持续经营,包括通过:
  (i)强调从所有渠道调动新的和额外的资金,实施所有类型森林的可持续经营的重要性,逐步加强各国获取和有效利用涉林资金的能力,确保各种现存和新增的森林融资文书和机制之间实现更好的协调,并根据援助有效性原则,利用这些融资;
  (ii)继续加强能力建设,包括在双方意愿的基础上开发、转让和宣传环境友好型技术;
  (iii)强化国际森林安排及其组成部分,以确保其有效发挥作用;
  (9)加强所有涉林问题的协调与合作,并促进国际森林安排与其他涉林和跨部门进程之间的互补和一致;
  (10)使所有利益攸关方全面参与国际森林安排工作;
  (11)强化各成员国的监督、评估和报告,以及国际森林安排支持各成员国实现国际森林安排目标的能力,包括《联合国森林文书》、全球森林目标和涉林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执行。上述目标有望于2015年9月在联合国峰会上获得通过;
  15.我们提请:
  (1)第三届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适当考虑将森林和森林可持续经营的筹资问题作为优先工作之一;
  (2)论坛成员、融资机构和私营部门确保投资和发展资金,适当考虑森林在减贫和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并给予森林可持续经营融资更高的优先性和相关性,包括通过认可森林带来的公共产品和服务;
  (3)《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考虑森林和森林可持续经营在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方面的重要性;
  (4)《生物多样性公约》《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在与其授权相一致的前提下,考虑未来国际森林安排的成果,并请其秘书处继续积极参与森林合作伙伴关系和本论坛及森林合作伙伴关系的工作;
  (5)包括全球环境基金和绿色气候基金在内的当前和新出现的涉林融资倡议在与其授权相一致的前提下,支持实施森林可持续经营;
  (6)上述论坛、会议及联合国2015后发展议程通过峰会,考虑将本宣言作为本论坛对上述会议成果的贡献,并为此提请联合国秘书长将本宣言正式递交上述会议;
  16.我们决定再次举办高级别磋商会议,以进一步强化本论坛,并评估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的执行进展情况,探索进一步加强在各级实施森林可持续经营的选项。
 
《我们憧憬的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部长宣言解读:
      大力推进森林治理体系建设,全面促进森林可持续经营。

  2015年5月13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联合国森林论坛(UNFF)第十一届会议,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部长宣言《我们憧憬的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以下简称《宣言》)。
  《宣言》强调了森林可持续经营和森林多重功能的重要作用和面临的挑战,要求通过构建更有效的全球森林治理体系,提高森林在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地位。《宣言》致力于通过推动未来15年国际森林问题的政策对话和国际合作,加强全球森林治理体系建设,促进全球森林可持续经营,为全球可持续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宣言》强调,必须进一步完善和履行《联合国森林文书》,推动森林政策对话;要进一步调动和筹集各种资源,大力加强能力建设;要鼓励和帮助成员国进一步完善林业政策和制度,构建安全的土地权属,加强执法,促进多利益群体参与,控制毁林和森林退化;要在全球、区域和次区域进一步广泛开展国际合作,统筹协调和协同增效;要进一步重视UNFF所具有的全球成员属性及其综合性平台价值,对于以综合和全面的方式应对森林所面临的挑战的重要作用,以及将森林议题广泛纳入联合国重大国际会议成果的必要性,尤其是2015亚的斯亚贝巴发展援助会议、2015联合国峰会和2015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等,促进全球社会对于森林的地位和作用认识的升华,致力于推动森林可持续经营。
  重申森林地位与作用强化政治承诺推进2015后国际森林安排
  《宣言》重申了森林的重要性,并首次在联合国涉林文本中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和美好生活”的理念。相较可持续发展,这一观点更加突出了森林的生态、社会和文化属性,与我国传统的“天人合一”思想一致,契合了我国生态文明的思想和理念。
  未来15年,是全球森林发展十分重要的历史机遇期。随着在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对森林及森林可持续经营地位的确立,森林对实现2015后发展议程在经济、社会和环境方面的贡献将会越来越突出。一个可期待的、更加强大和高效的国际森林安排体系的建立与运行,将极大地促进全球森林保护、恢复与可持续经营。
  但是,全球森林可持续经营仍面临巨大挑战,特别是存在森林功能破碎化、全球森林资金机制缺失等问题,南北国家对森林及其地位和作用的认识和落实也存在巨大差异。重申森林的地位与作用,有利于进一步缩小认识上的差距,达成共识,提升全球森林治理体系的均衡性。
  森林是有生命的、动态、复杂的生态系统,具有多样化的经济、社会和生态功能,决定了森林问题的跨部门属性和多利益群体参与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直接导致了自1992年以来一直难以形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森林公约”,继而导致了森林功能的破碎化,直接影响了全球森林保护与可持续经营的进程。这一点既体现在国内林业管理体系中,也体现在国际社会关于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荒漠化、能源、水等领域的国际公约中。虽然近年来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的政治意愿和政治承诺日益强化,但缺乏有效的实际行动。要改变现状,一是要切实兑现政治承诺,把森林的重要性具体体现在发展规划、财政支持等战略决策中;二是坚持体制机制创新,建立国家生态综合治理体系,解决条块分割、各自为政、推诿扯皮等问题;三是制定跨部门、跨学科的综合发展规划和实施方案,统筹推进,充分发挥森林的多重功能;四是建立政府、社团、企业、非政府组织等多利益群体磋商机制,确保政策和行动的普惠性和认可度。
  重视并利用联合国平台参与国际林业规则制定
  目前,具有普遍会员制的UNFF是联合国框架下唯一专门讨论森林与林业问题的综合政策对话平台,在全面应对全球森林挑战、促进政策协调和合作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过去20年,中国在UNFF这一平台上实现了由作为旁观者“跟着走”,到作为当事者“参与谈”,再到作为引领者“主动推”的角色转变,中国林业的国际影响力和感召力有了很大的提升。
  改革开放30多年,我国社会对林业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不断升华,林业在提供公共生态产品、木材、就业、食物供给和促进地方经济等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同时,林业国际关系不断调整变化,全球森林资源持续减少,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国际林产品贸易格局发生深刻变化,以非法采伐和相关贸易为幌子的单边绿色贸易壁垒不断涌现。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互动不断提升,林业国际规则的制定和变化必将对中国林业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我们应倍加珍惜本次会议所构建的全球森林治理体系框架,利用UNFF充分展示中国林业成就、宣传林业最佳治理模式,通过多种方式参与和引导森林问题谈判,为中国林业发展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
  加强森林治理提升我国森林可持续经营水平
  中国林业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针对我国林业底子薄和林业的长周期性,健全和完善林业治理体系,提升林业治理能力是应对挑战的有效措施。国际公认有效的森林治理模式可以成为中国林业改革与发展的参照。
  例如,转变政府在集体林和天然林管理中的职能;充分发挥各级党、政、林农合作组织的引导、整合作用,增强林区的“主渠道”治理能力;建立政府或林业主管部门与群众之间的互动关系,重视教育,提高全社会特别是林区公民的素质,促进林区公民社会成长;培育和完善林农合作组织,将相关利益群体纳入这些组织进行管理和培训,提升其森林经营管理水平等。这将是一个长期的、缓慢的、艰苦的过程,关键在落实与坚持。事实上,1992年环发大会后,随着可持续发展和森林可持续经营理念的传播,中国已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并取得了长足进步。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体”战略,将生态文明贯穿于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建设的全过程,就需要转变政府职能、提倡多部门或跨部门协同增效、鼓励全民参与。
  再例如,经济社会发展对林地和木材的需求是造成毁林和森林退化的驱动力。生态林业和民生林业的思想,是国内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促进森林可持续经营的重要“治理”理论。我们应像《宣言》提出的那样,很好地总结我们已有的成功管理和发展经验,让生态林业和民生林业模式在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促进森林保护与恢复、推动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其独特的作用;同时,积极利用国内和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开展国际合作,促进世界森林可持续经营,提升我国负责任大国形象和国际影响力。
  执行UNFF11决议把承诺变为行动
  实现森林可持续经营,是我国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然选择。执行UNFF11决议,把承诺变成行动,中国将怎样做?
  一是借鉴国际经验,推进我国森林可持续经营。加大力度宣传《宣言》《决议》以及《联合国森林文书》,让全球森林保护与可持续经营的最新进展、理念、行动深入人心;结合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一带一路”战略和“十三五”规划,将森林和林业进一步纳入国家宏观发展目标,以及各项减贫战略、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法规和部门政策;综合考虑中国森林资源的自然禀赋,分区施策,制定国家林业发展目标框架下的区域策略、途径,发展相关技术模式和工具,加快建立中国森林可持续经营的理论与技术体系。
  二是透彻分析和研究国际森林政策。加强海外森林政策分析与研究,为国家木材安全、技术发展需求等提出政策方略,从可持续经营角度,解读和落实海外不同区域森林发展与中国需求的关系及惠及当地的可持续发展理念、模式和路径。
  三是加强森林立法和执法。稳步推进《森林法》的修订和保护区法规制定等,加强森林执法。根据林业改革形势和社会经济发展,完善国家林政资源管理体系和林地权属,支持地方林业组织和市场化建设,鼓励和倡导多利益群体参与、跨部门协作,采取切实措施将涉林国际公约和进程工作纳入统一轨道,解决“内外两张皮”问题,构建逻辑良好、责任明确、边界清晰、效率高效益好的林业治理体系。
  四是顺应国际森林治理最新趋势,完善我国林业管理体系。认真学习和借鉴国际社会在景观尺度和生态系统水平方面开展林业综合治理和森林可持续经营的有效途径,避免走有些国家林业管理体系边缘化、破碎化的老路,积极探索和实践有中国特色的“山、水、林、田、湖”综合生态治理模式,切实加强体制创新和机构建设。
  五是积极推动和参与全球森林治理体系建设。要抓住构建未来全球森林治理体系这一历史性机遇,充分研究和利用UNFF11会议成果,参与全球森林治理的机构和机制建设,提升中国林业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将全球森林治理体系构建与“天然林保护”“2020林业发展目标”“2030年气变能源目标”等结合起来,认真研究国内外宏观经济发展及其与国家木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保护等方面的关系,充分揭示中国林业发展面临的挑战,有步骤地顺势而为,以外促内,促进国家林业发展。
  六是进一步搞好森林的监测评估和报告工作。加强绿色GDP、森林认证、人工林和天然林可持续经营的标准与指标、生态监测与评估、生态效益补偿等的规划、监测、评估和报告工作,充分体现森林的价值,提高公众对森林重要性的认识,确保森林经营管理标准化、规范化、可持续。